2012切割年凸显中共基因性缺陷

2012切割年凸显中共基因性缺陷
中共这艘巨船正面临沉没的前夜

2012年是一个不平常的年份,年初的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引发了随后一系列大事,这些事件毫无疑问已经影响了中国的走向。当人们在将来回过头来看这一年的时候,会更加能看清楚这些事件中的那条主线:那就是在中共这艘巨船沉没的前夜,仍然在留恋这条船的中共各方,在急切的自救中,都在想通过切割别人的方式来保护自己。然而在切割和反切割的殊死较量中,这条船继续飘荡在暴风雨中,船体上的千疮百孔也在继续溃烂。

中共自身基因决定其受双重夹击

其实,中共解体的命运是由中共自身的基因注定了的。中共信仰唯物主义,信仰暴力革命,信仰枪杆子里出真理,藐视人间的各种道德规范。在这样的人群里,不会有传统仁义道德的约束,中共的官场黑暗已经是人们的共识,升迁到高层的过程是一个逆向淘汰的过程。有着传统良心规范的人往往无法生存,我们看到一些有良心的中共领导人难逃被废黜的命运,比如近期的胡耀邦,赵紫阳,远期的彭德怀等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个心黑手辣的老大,配上中共这样强权的暴力国家机器,是非常可怕的。就象是给一个强盗配上天下无敌的重型武器,其结果必然是无法无天的犯罪。那幺为了防止被清算,欠下血债的中共领导人就必须抓权到死。毛泽东死在任上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信任,继续他自己路线的接班人;邓小平因害怕六四被平反而废黜了有几十年交情的杨家将,权力至死不放;江泽民也是一样,在镇压法轮功中欠下了累累的血债,那就必须要用抓权到死来维护自己的安全。

全盛时镇压民众而欠债,老年时劳心劳力去躲债似乎成了中共领导人的宿命。

无法无天犯罪的结果是给中共四处树敌,民心尽失,这一点其实对于中共的各级地方政府也适用,我们看到各地风起云涌的大规模民众维权运动就是起因于此;抓权到死的结果就必定是引发你死我活的内斗,特别是在没有政治强人的今天。一外一内的双重夹击下,中共沉没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。

2012年是切割年

这个局面在今天尤其真实,我们看到江派成员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安全,和同样在镇压法轮功中欠下血债的薄熙来密谋,第一步是让薄熙来接班周永康掌管政法,第二步是几年之内伺机赶习近平下台。

但是薄熙来实在是太出格,在重庆不到4年的时间里,用所谓的重庆模式大肆打击异己,抢劫私营企业的钱财,据大陆官方媒体记者周方撰文披露,重庆市政府总债务已高达5000亿人民币,而重庆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只有1000亿元,实际上已经破产。

年初,面临中共高层调查的薄熙来为了掩盖自己犯下的种种罪恶,保住自己的地位和仕途,决定要把王立军切割出去。为了保命的王立军自然反对这种切割,用逃命美领馆的办法保住了自己的命。

高度公开的王薄事件考验中共的最高当权者,为了保住中共本身,人们看到中共高层一开始决定将王与薄切割,只处理谷开来,王立军等,让薄软着陆,让在其背后的周永康等人在十八大后交权退休。但是对于欠下血债的江派来说,退休就是自杀,唯一生存的办法就是抓权到死。所以人们看到了以反日游行为借口的反击,周永康的政法系统引导了各地的游行,并且打出了“钓鱼岛是中国的,薄熙来是人民的”这样的标语,内斗升级的结果是薄熙来9月底被双开,此时的中共已经决定抛出薄熙来,但还是把薄熙来和其背后的其它江派成员如周永康等进行切割。

只切割抛出薄能不能让内斗停止? 如果无法让江派“抓权到死”那就肯定不能。所以当温家宝在十八大前的特殊时刻被纽约时报爆料时,人们都已经不再奇怪,这其实都是中共基因缺陷所引发的必然内斗。那幺下一步,就必定是切割抛出其它江派成员了,这一点人们可以拭目以待。

基因缺陷注定了中共的命运

下一步如果只切割抛出周永康是否能保住中共? 其实答案很简单,江派的成员们只要存在一天,他们的目标就是要谋求最高权力,已免自己所欠下的血债被清算,这是中共的基因缺陷。

其实,与其去切割抛出别人来保护自己,不如主动与中共这条即将沉没的船切割,跳出这条船才能换来一劳永逸的安全。中共的先天基因注定了这是一次没有归航的路,它的命运必定是沉没,哪怕它已经在海上苦撑了60年,一方面是腐朽斑驳,漏洞遍布的船体,一方面是内外树敌造成的越来越猛烈的暴风骤雨。除非,有人能够彻底改变中共的基因,但要能够这样做,首先也必须是要解体现在的中共,以另外的基因另组新党。